翻开的书怎么画简笔画(一本翻开的书怎么画简笔画)

可以这么说我就是伴着小画书长大的那一代人。那时候的孩子没人管,想咋野就咋野,没有文育只有体娱。

  看小画书算是孩子们最高雅的精神生活,谁要是拿本新的小画本,当天就会成为孩子群中的焦点,直到画书被传阅个遍,翻得似狗啃猫挠一般。

  看画书也是有天赋能力的,咱是俗人没那份本事,大家也都是俗人,恐怕也没有这份天赋,甚至都没听过见识过这分能力。这点我比大家伙儿强些,亲眼见到经历了关于看画书的传奇能力。

  故事的主人公姓马,名叫马三伟。错了,大名叫马立伟,三伟是他们本家的排行,当年一起玩的时候三伟叫惯了。

  马三伟在我们这一堆儿人当中,条件算很好的。他爸是知青下乡在小学校当老师,他的姥爷是大队领导。

  马三伟天生体弱多病,爬高下河样样稀松,但是他家里的小人书多啊。每隔一段时间,他就会给我们带来一本崭新的画书。精彩的故事情节,喷香的油墨味道,让我们不得不带着他继续在田野里撒疯奔跑。

  马三伟度过了一段快乐的童年时光,可是自从知青返城后,他的日子就不快乐了。原因是他陈世美的爹进城后就不管他了,他姥爷在大队上也不掌权了。

  分产到户,各家的条件也好了,也有零花钱买一本两本小画书了。大家伙串换着看,再也不是马三伟唯我独尊的年代了。

  马三伟很孤寂,常常一个人呆坐半天,嘀嘀咕咕的和树上的鸟玩,和地里的虫子玩。

  一天,他找到了我们,说他有特异功能,自己不用看画书,闭着眼睛闻,就能知道到画书里的意思。

  当时的我们都刚刚被解禁,因为临村走丢了一个小孩子,听说是被人贩子拐跑了,说得有鼻子有眼,有模有样。家里大人害怕就把我们牢牢的看住。农村的孩子哪里能锁得住,没过几天情势稍松我们就逃出家门凑到了一堆儿。

  :“别瞎说,想找我们玩就说呗!”

  :“真不是。”马三伟急了,这大概是干部子弟的自尊了。他拖过了身边的小木箱,里面装着一箱子的小画书,有新有旧,看着十分的诱人。

  :“不信你们试吗。”

  :“这画书讲的是什么。”我用手挡住小画书问道。

  为了表示公平,马三伟主动闭紧了眼睛。让我把书放到了他的鼻子边。

  马三伟用力的嗅嗅。说:“嗯呢,有股子火药的味道。这个是打仗的小画书。”

  我一看,真是。

  再换一本,送到了马三伟的鼻子下闻。

  他说:“有肉的味道,还有酒的味道,挺好闻的。”

  我们打开画书一看,里面果然有几页描写了资本主义腐朽堕落的生活,有个词叫做纸醉金迷,自然是吃喝都有。

  太神奇了!我也试着一闻,除了陈年的油墨味,糟烂的纸张味,我没闻到别的。唉!咱天生的就是俗人俗命。

  小伙伴们兴奋了,觉得神奇了,都找来画书让他闻,把他像英雄一样的崇拜。

  现在想想,那时也真傻,十本小画书有八本是关于打仗的。马三伟的鼻子闻了十次,就准了七八回,全是火药的味道,打仗的味道。

  这可太神奇了,平常我们这群小伙伴的头就不乐意了,他失去了中心的地位。他说:“这些都是你带的小人书,肯定有记号。我给你拿一本书,你来猜里面的内容。”

  这个领头的小子,姓陈叫陈二伟,他还有个哥叫陈大伟。这回可真是大名了。二小子淘,淘得没边没沿。大小子老实,印象中就没看到他和谁说过话。

  陈二伟家里有画书那可真是天大的新闻,这让小伙伴们很意外。他家里是我们村里很穷的人家了,他爹脾气暴躁,没文化,两个儿子早就不读书了。他家唯一带字的糊墙的报纸都是偷生产队的,竟然还有画书。

  我清楚的记得陈二伟拿着的这本画书的名字【叶秋红】。它的封面崭新的,一个飒爽英姿的女的拿着把手枪作警戒状。为什么我能看得这么清楚呢?因为这本画书就在我的手边,我的手紧紧的捂住了马三伟的眼睛,怕他偷看。陈二伟直到我把他的眼睛蒙严实了,才把画书露出来递到了马三伟的鼻子下。

  我不撒谎,真正让我感到神奇的事情发生了。马三伟的鼻子刚碰到画书,他的额头就变得滚烫,脑袋摇摇晃晃的想要挣脱我的手掌。他瘦弱的体格哪能逃脱习惯爬山爬树的小黑手,我死死的捂住了他的眼睛,他越挣扎我越用劲,想要偷看是不可能的。

  :“我,我怕,不,不要……。”马三伟似乎陷入了极度的恐惧中,断断续续的说着。

  我也感觉到不对劲,他的额头由热转凉,冷汗沾满了我的手掌,滑腻腻的很不舒服。

  :“哈,我就说他偷看了吧,啥也不是。”陈二伟高兴的大叫,声音却在我松开手的那一瞬间戛然而止。

  原来小脸挺白的马三伟,现在的脸煞白煞白,没有一丝血色。还记得死人时烧的童男童女吗,就是那种脸上的白色。

  我吓了一跳,马三伟倒在地上瑟瑟发抖,口里喃喃地断断续续的说道:“不要割我小鸡鸡,不要割我小鸡鸡……。”

  胡说的马三伟被他妈领回了家,我又挨了一顿尅。

  俗人就是俗人,很难堪破事件的全貌。当我真正的认识到马三伟的神奇之处是因为陈大伟被抓,判了死刑。

  原来邻村走丢的小孩并没有被人贩子拐走,而是死在了偏僻的乱葬岗。公安局发现尸体的时候小孩死的老惨了,经过分析认定是当地人干的。为了避免家属激动,也为了稳住凶手,公安人员秘而不宣。

  马三伟姥爷是少数几个知道内情的人,当外孙子喊别割我小鸡鸡的时候。他的心里咯噔一下,就找到公安报告。

  刑侦人员顺藤摸瓜抓住了陈大伟。陈大伟交代作案动机就是听说童子鸡能治男人那方面的毛病。作案手法就是利用小孩子喜欢看的小画书诱拐。

  这事在当地轰动一时,也传到返城知青的耳朵里。到底是骨血相连,一代奇人马三伟和谁也没告别就被领走了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730378147@qq.com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5118zy.com/747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