劲爆点的真心话问题(真心话有哪些问题劲爆_真心话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如果觉得故事好看,麻烦赞一下鼓励我奥,谢谢你~

故事太长看不完,可以先收藏慢慢看~

关注猫妹,每天分享好看的故事~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1

段林希穿好婚纱刚从试衣间出来,就被闻彦一把抱住了。

女店员满眼粉红,正想过去祝一句百年好合,就见看上去窈窕贤淑的「新娘」一边挣扎一边大喝:「放开我,老娘要去那对狗男女的婚礼上闹个天翻地覆!」

「你别冲动……」

「我可不像你一样,被人戴了绿帽子还能忍!你不跟我一起杀过去就算了,还拦我……」

女店员睁大眼睛,呆了两秒,退下了。

闻彦使劲把她推到镜子跟前:「你穿婚纱应该是挽着爱人手接受祝福的,而不是让那些陌生人指指点点看笑话的。」

段林希想了想,也是,便转身回了试衣间将婚纱换了下来。

她跟闻彦一向不对付,很少这么听对方的话,是以接过闻彦递来的水时,还有些忿忿。

「这么热的天,你喝冰的,给我常温的,什么意思!」

闻彦作势要拿回来:「爱喝不喝,屁事真多。」

段林希赶紧喝了两口,就在婚纱店门口的台阶上坐下,看着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发呆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一转头发现闻彦还在:「你怎么还没走?」

闻彦霍地转开眼:「你看得太专注了,我怕你一头冲进车流里寻短见。」

段林希嗤笑:「放心,我可没那么想不开。再说了,我就是死也不会死在你面前,让你看笑话不成?」

「那行,走吧,一起回公司。」

闻彦起身,没再看段林希,而是转身又进了婚纱店,对刚才的女店员说着什么,对方惊讶了一瞬,笑着点头。

「你说什么了?」

闻彦将段林希推进副驾驶:「我能说什么?替某个疯婆子跟人家道歉呗!」

「那么爱道歉啊,那要不要顺便替你那抢我男人的女朋友向我道个歉?」

「注意你的措辞,是前女友。况且她是她,我是我,我凭什么替她道歉?」

段林希纳闷:「那你刚才为什么替我道歉?」

闻彦一愣,似乎被问住了,沉默了片刻打开车载音响,这是不打算回答了。

「切,没劲。」

段林希靠在椅背上,手指无意识地抠着大腿下的坐垫,心里划算着要怎么搞事情。

「你又想什么损招呢?」

「……你怎么知道?」

「你的手,每次想坑我的时候就会这样!」

段林希乐了,转过头去看闻彦。他正开着车,侧脸凌厉而冷峻,眉头微微皱着,抽空侧头瞪了她一眼,竟带了些委屈和埋怨。

这是她从未见过的,又或者说,她从未认真看过闻彦。

闻彦是个体面人,一向进退有度波澜不惊,就连跟她一起在宾馆捉奸时都能面不改色。

她总觉得闻彦是个装货,对方也一样看不上她咋呼,两人谈不上水火不容吧,气场不合总是真的。

只是千算万算没有老天会算,他俩的另一半背着他俩搞到一起了,这是什么糟心又恶心的孽缘啊!

「你也别折腾了,我看你也没多喜欢游湛,何必把自己搞得这么不痛快!」

段林希摆摆手:「这话不对。」

她是个直肠子,但是讲理。

你变心了,可以,告诉我,两人确定分手了,那管你是当天去约炮还是明天去结婚,都和我无关。

但是,没分手你跟别人上床了,那就是劈腿就是背叛,我是绝对咽不下这口气的。

闻彦不爱跟她争辩,因为说不过:「那你打算怎么办?」

段林希眯眯眼:「严办!」

一脚急刹车,闻彦踩得重了,他后背有点发凉,默默在心里给那两人点了根蜡。

2

游湛跟段林希是大学同学,人长得不错,性子软脾气好,说话总是温温柔柔的,但追人可是实打实来真的,从毕业开始,一追就是两年。

其实他并不是段林希喜欢的类型,但他够执着,加之段林希刚工作,正要卯足了劲拼事业,有一个贤惠体贴又不黏人,还做饭收拾家务样样都拿手的男朋友来保障生活,对她来说是很有吸引力,也很必要的。

所以她答应了,也必须承认,一开始的目的确实不那么单纯,但她也是动了真心的。

很少有人在面对那样日积月累的温柔和付出时,能够完全无动于衷的。

她喜欢上了游湛,开始把他放在心上,注意他的衣着和心情,收集他的喜好和雷点,学着为他做喜欢吃的菜,分担家务,准备好每一个纪念日的礼物,再贵她都舍得。

唯一缺少的大概就是陪伴。

她太忙也太要强了,把工作看得太重,便只能委屈身边最亲近的人了。

游湛起初没说过什么,只是默默地包容她,渐渐地便开始有了怨怼,却不说,总是别扭着。

他的性格太过温和,跟人吵架都不会大声,对段林希更是不愿苛责,只把一切都放在心里。

段林希最讨厌的,就是他这样的温吞和委曲求全,让她很有负罪感。比起忍耐,她更希望游湛能跟她大吵一架,说自己的难处和疲惫,也指责她的自私和不负责任,要求她必须改。

她渴望的,是彼此之间你来我往的沟通和磨合,而不是一味地退让,这样终究是无法长久的。

可惜,一直都没有。

他们两人像是装在罐子里的哑炮,点燃了火芯却不会炸,永远没有火花。

很多时候,段林希都在想,或许爱情中最大的阻碍就是爱情本身。因为喜欢上一个人就会抱有期待,可当对方满足不了自己时,那些累计的失望便是分离的序曲。

游湛是,她也是。

闻彦之所以会说她没那么喜欢游湛,大概就是因为她已经没了太多期待。

她也想过分手,但在那之前从未动过一丝一毫出格的念头。倒是游湛,就这么不声不响地送了她一份「大礼」。

段林希敲开房门的时候,游湛正靠在床头抽烟,身下的床单皱巴成一团,不难猜想刚经历了什么。宋岚裹着浴巾来开门,精致的下巴还沾着水滴,性感又风情。

游湛看到她,下意识地按灭了烟头,脸上却不见慌乱,反而有种诡异的解脱。至于宋岚,只有挑衅和痛快。

段林希被眼前的画面刺到,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,推开宋岚冲进去就扇了游湛一个耳光。

声音清脆,伴着游湛的冷笑,像是一团火,霎时烧到了她天灵盖。

游湛竟然不解释,也不求饶,反而在冲着她笑!这无疑是对她最大的打击和侮辱。

段林希憋住眼泪,还要继续打,被宋岚抓住了手,已然换了一副面貌,泫然欲泣:「希姐,你别打他,都是我的错,是我勾引的他,你要打就打我吧!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……」

这都什么老掉牙的小三茶语,段林希小学时就会背了,偏就有人还吃这一套。

游湛拉过宋岚藏在身后,瞪着段林希,眼眶也有些红:「你打啊,我让你打,但是我不会愧疚,因为你从来没那么爱我。打完了,我们就两不相欠!」

段林希无意识地退后一步,心头有点发凉,看到宋岚微翘的唇,脑袋又发热了,咬咬牙:「你想得美!」

她把包往地上狠狠一摔,就要过去抓宋岚,被人从后拦住。

闻彦来了,却没去看床上的两人,只是拉着段林希:「冷静点!」

段林希转过头就骂他:「我冷静个屁,你女朋友都被人睡了,你怎么不去揍那个奸夫,你还是不是男人!」

「我俩已经分手了,她随便。」

段林希一惊一乍的:「好啊闻彦,你俩一伙的吧,你看我不顺眼,就派她来挖我墙角?」

闻彦皱眉,先捡起她的包挂在脖子上,又弯腰抄起她扛在肩膀上往外走:「你闭嘴吧,小说都没你能扯!」

全程被无视的宋岚似乎不甘心,突然出声:「闻彦你有一点生气吗?还是开心?会不会感激我?」

闻彦身体微微一僵,脚步却没停,倒是段林希又扯着嗓子回骂:「开心你妹啊!还感激,要不要给你烧点纸钱啊!」

「别喊了,泼妇一样丢不丢人!」

段林希趴在他肩膀上,拢了把乱七八糟的头发,从兜里掏出手机抓紧时间拍了几张照片。

说起来,闻彦来得正是时候,不仅能给她壮胆,还吸引了那俩人的注意力。

段林希从来没有这么满意过闻彦,如果他能跟她一起动手教训狗男女就更好了。

「你怎么就不生气呢?你是不是有什么病啊?面瘫还是情感缺失症?」

闻彦把她放下,整了整衣领:「因为不值得,我从不为不重要的人浪费情绪。」

「那你在公司天天针对我,连聚餐时喝酒划拳你都能跟我脸红脖子粗的!」

「你……不一样,你属于特别讨人厌那种,忍不了!」

段林希直接被气笑了,连胸口的钝痛憋闷都散了不少:「明白了,我是你非常非常重要的……敌人。」

当时闻彦是什么表情呢,段林希有些想不起来了。他似乎低头笑了,双唇蠕动说了句什么,很快被风吹散。

总之不是开怀,也不是伤怀,更像是无奈。

3

宋岚很有勇气,被捉奸后竟也没辞职,继续在段林希手底下工作,还要每日跟前男友闻彦碰面,心理素质不可谓不强大。

她都不怕,段林希自然更不怕了。

该怎么使唤怎么使唤,该怎么教训怎么教训,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是一团和气。毕竟她段林希大小也是个项目部的副经理,体面还是要的。

至于私下里,她几乎不跟宋岚说话。只是在工作上刁难她;偶尔还会手滑,把在宾馆拍到的照片发到宋岚的工作微信里,确认她看到了再撤回;或者当着宋岚的面打电话给游湛,说他什么东西没拿走就当垃圾扔了,顺便再骂一顿。

段林希也不动大怒,就专在这些小地方乐此不疲地膈应宋岚,明晃晃地告诉她自己有把柄有能力,可以随意地拿捏她。

宋岚也是个能耐的,一声不吭都忍下了。也是,她确实有两下子,否则也不能拿下闻彦。

闻彦是市场部总监,有颜有钱有能力,公司里的小姑娘皆趋之若鹜,最后都铩羽而归。

那是个油盐不进的铁板,不解风情第一人。段林希第一天见到他时就猜测过,他可能是个性冷淡。

那时她在公司举办的迎新晚会上,由顶头上司,也是她大学学姐领着去市场部那桌敬酒,就算是认人了,也是请大家多关照。

段林希长的好看,眉目灵动,性格又开朗,从小就左右逢源,最擅长和人交朋友,总能很快融入人群之中,并成为瞩目的焦点。

她对自己的能力和魅力一向颇为自信,直到对上闻彦。

那人正襟危坐,眼梢从她明媚的笑脸上一掠而过,酒杯都没举一下,只是淡淡说了句:「会喝酒会说话都没用,要有真本事才行。」

气氛有一瞬间的尴尬,他却还嫌不够:「还有,以后着装要得体,你是项目部的不是公关部的。」

好一个不留情面的下马威!

段林希愣愣看了看自己快到膝盖的职业半身裙,实在不知道闻彦这不满和「忠告」从何而来。

她甚至都怀疑,对方是不是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对她一见钟情,然后生出了霸道总裁的占有欲和醋意,或者是走那种「我爱你就要刁难你」的套路。

虽然后来事实证明,是她想多了。但在那个当下,她确实是有些慌张的。

更多的还是羞赧和气恼,倒也没客气,将腿往前伸了伸:「闻总监真是目光锐利,观察细致啊!」

这话便是暗指闻彦眼睛不老实了。

闻彦也不恼,似笑非笑地饮了她敬的酒,起身去了卫生间,徒留段林希在一群或暧昧或揶揄的眼神中独自难堪。

她越想越气,自我安慰一般拍了拍胸脯,突然发现她真丝衬衫的扣子开了一颗,几乎要露出乳沟了,被垂落的丝巾堪堪遮住,春光无限。

而在座的那么多人,竟没一个人提醒她,或许都以为她是故意的。又想起闻彦,只看了她一眼,就再也没转过头来了。

段林希站在水池前整理好衣服,对着镜子补妆:「倒是个正人君子,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装的。」

闻彦正从卫生间出来,瞥了她一眼:「明明是个野心勃勃的狐狸,却要装一只乖巧天真的猫咪,彼此彼此。」

段林希眯着眼笑了,倒真像一只猫,眸底光芒流转,仔细看,还有几分惺惺相惜的赞叹。

不过闻彦没兴趣探究,走得干脆。

从那以后,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,两个人就对上了,在公司里出了名的不和。

段林希对谁都和善,唯独对闻彦冷眼。闻彦是对谁都礼貌,唯独对段林希刻薄。

公司甚至有人在小群里开帖子,赌他们两个是不是故意面上不和,实际暗度陈仓。还有文学爱好者写起了他俩相爱相杀的同人文,阅读量是公司年史的几百倍。

段林希无聊时也看过,十分佩服作者的脑洞,文笔剧情都不错,就是婴儿车开的有点太 low 了。

她特意截出来发给闻彦看,还调戏他:「公费出差遇暴雨,酒店只剩大床房,我醉酒倒在你怀里衣衫不整媚眼如丝,你却把我放进冷水浴缸让我清醒,自己去睡沙发……你看,全公司都知道你性冷淡了!闻彦,你是不是不行?」

闻彦过了十分钟才回:「语句不够精炼,还有错别字!记住是谁写的,以后注意他/她的工作报告。」

真他妈严谨啊,男他女她还隔开,真是撩不动啊撩不动!

段林希翻了个白眼,把他诚恳的意见写在了留言区,署名——闻彦。

但是她却忘了切小号,所以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两位正主已经激情阅读并讨论了同人文,从此便光明正大地磕起了「闻香段肠」CP,听名字就不吉利,最终只会 BE。

闻彦接受了宋岚的追求,成了公开的男女朋友。CP 粉们哭成了一锅粥,段林希还订了好贵的外卖来安慰。

不过她一直看不懂闻彦,他的追求者中比宋岚貌美优秀的大有人在,他都不屑一顾,却偏偏选了那个刚来实习的小姑娘,长的是不错,却也仅此而已。

直到现在,段林希看着宋岚每天在闻彦眼前晃,后者却视若无睹且并不像她一样愤恨时,突然觉得,或许,他根本就不喜欢宋岚。

4

其实段林希本来没打算赶尽杀绝,只是出出气就算了。

毕竟她也有对不住游湛的地方,如果他有了更喜欢的人,开始新的恋情,她不会不放手。

但她绝对受不了被人当傻子耍。

在段林希捉奸半个月后,宋岚给同事们发了请帖,她要和游湛结婚了,婚期定在一星期后。

为什么这么急,因为她已经怀孕一个半月了。

亏得段林希还以为自己耳聪目明,那俩人第一次开房就被她抓到了,结果人家早就背着她勾搭在一起,床单都不知道滚了多少次,连孩子都怀上了!

之前她跟游湛冷战苦闷时,宋岚还假惺惺地劝她,背地里指不定怎么笑她蠢得像猪呢!

这些认知,把段林希将将灭下去的火又勾了起来。

尽管如此,她还努力保存着最后一丝理智去问闻彦,那人却举手发誓:「孩子不是我的,我没碰过她。」

很好!

难怪故意不给她和闻彦发请帖,不是心虚是什么?

结婚是吧,没那么容易!

段林希气得头顶冒火,上着班就冲了出去,打算买好了婚纱去闹婚礼,才有了开头那一幕。

结果又被闻彦两句话给劝住了,确实,没必要因为那两个货把自己变成笑话,太掉价了。

但也不能就这么算了。

段林希趁着团建聚餐,多喝了两杯,把宋岚堵在了卫生间。

「为什么是游湛?」

没熟人在跟前,宋岚也懒得装了:「因为他是你男朋友啊,我抢的就是他!喜不喜欢不重要,让你难受痛苦才最重要。」

「所以你并不爱他,只是在利用他打击我?」

「可以这么说,但是无所谓,他也不见得有几分真心。」

段林希皱起眉,直接被搞懵了。

好嘛,你俩这是玩呢?孩子都有了,马上要结婚了,结果并不相爱。

年轻人的世界……不懂,也不想懂。

段林希捏紧兜里的手机,录音已经拿到了,这就准备离开。

却见宋岚瞟了眼她身后,目色骤然痛了几分,又叫住她。

「知道我为什么恨你吗?」

段林希摆摆手:「不用多说,我这人过分优秀,风头太盛,恨我的人多了,你算老几!」

宋岚却偏要说,语速很快,似乎生怕她走掉:「因为闻彦喜欢你。」

段林希愣住,这又是哪门子的天方夜谭!

「闻彦的微信置顶只有你一个人。他说是为了工作方便,又说是无意间设置的,但是他一直都没换掉。」

「……就这?」

「去年你们一起带队去临市谈业务,我请了病假不在,可又想给他一个惊喜,晚上偷偷跟去了,看到他扶着你进了房间……我在外面等了两个小时他都没出来。」

段林希努力回想了一下:「那是我喝多了胃疼,他照顾了我一下。你太没耐心了,他两个半小时以后就回自己房间去了。」

也不知道宋岚相不相信,反正脸色更难看了:「那你没发现我长得有点像你吗?也是,你那么自大,从来不会把别人放在眼里……」

段林希微顿,就着顶灯的白光仔细打量宋岚。她沉着眼看人,带了些野蛮,眉宇之间是有些熟悉。

「所以……」

「没错,闻彦是因为我有些像你才接受我的,我很早就知道了,但他自己却似乎不太明白。」

「是我求着他说先试试不行就分手的。闻彦没碰过我,更没亏待过我,比起失望我也有过快乐。但他从来都没有真正接受过我,我已经彻底死心了。我不恨他,我只是恨你,所以我找上了游湛,想让你也尝尝被背叛被欺骗的感觉,哪怕能恶心到你也是痛快的!」

见段林希听得愣住,宋岚冷笑着凑近:「这世上的爱而不得总是那么痛苦,游湛是,我是,闻彦也是,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!段林希,你不怕遭报应吗?」

宋岚语音低哑,已带上了疯狂,像是粗糙的砂纸磨过耳蜗,将段林希的神智又拉了回来。

她暂时无法去判断宋岚话中的真假,但还是准确地抓住了其中的漏洞。

「你勾搭别人男朋友就是不对,别打着为爱痴狂的旗号去美化你的卑鄙龌龊,别侮辱『爱』了!至于我的报应,我伤害了谁自有谁来讨回,不用你替天行道。」

段林希冷冷说完就转身离开,拐出门正碰到闻彦。他像是刚过来,脸色有些苍白,大概又喝了不少。

想起宋岚的话,段林希有些别扭,一对上闻彦的眼神就飞快躲开了,心跳得很快。

擦身而过时终究没忍住:「你脸色不好,少喝点。」

闻彦深深凝着她,似乎在诧异这突如其来的关心,半晌才点了点头,眼底溢出愉悦,十分明显。

这样喜形于色的闻彦也很少见,所以段林希落荒而逃了。

后半场喝酒时一直心不在焉,总想着闻彦难道真喜欢她,是什么时候吃错药的!

又一次举起酒杯时,被闻彦按住了:「行了,别喝太多凉的。」

段林希眨眨眼,莫名的就没杠,乖乖放下了。过后又觉得不对劲,刚想问他,就觉小腹一阵抽痛,连忙猫着腰跑去了卫生间,是大姨妈来了。

唉,又是大锤砸小腹的一周了!

段林希摇头叹气,忽然想起了闻彦刚才的举动,还有上午婚纱店门口那瓶常温的水,愣了愣,嗷呜一声捂着脸蹲下了。

闻彦……连她这日子都知道!

难道宋岚说的是真的?

5

过后的几天,段林希都有些精神错乱,一直游走在「没错,实锤了」和「不可能,只是巧合」两种思绪之中,整个人纠结成一根麻花。

她是个憋不住事的,很想找闻彦求证一下,可是又不敢。

万一闻彦承认了呢!

她甚至都能想象出闻彦的表情,一定是镇定且公式化的:「没错,我是喜欢你,所以你要做我女朋友吗?天天怼你的那种哦!」

到时候她怎么办?接受吧,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,拒绝的话,又怕闻彦给她穿小鞋。

最关键的是,她搞不明白自己对闻彦的感情。

虽然总是杠,但是谈不上讨厌。喜欢吧,好像也不够……欣赏还是有的,但很多时候也烦他。

一向自诩睿智机灵的段林希首次遭遇了人生的艰难课题,在没有答案之前,她决定先搞正事,并且绕着闻彦走。

闻彦也不傻,很快就发现了,开例会做方案段林希都不跟他唱反调了,平日里的恶趣味小段子也不发了。

人还经常跑没影,闻彦堵了好几次才堵住:「你最近怎么回事,不在状态?」

段林希装糊涂:「……什么状态?我状态好得很呢!」

「怎么不找我事了?」

「你这人有受虐倾向啊,不气你你还着急了!」

闻彦看她梗着脖子,就知道她在心虚,低低笑了两声:「对啊,看不见你我浑身难受。」

这话说的暧昧极了,偏那人又长着一副正人君子样。

真他妈犯规!

「神经病啊你!我要专心搞事业的好吗?」

段林希精神一震,被自己的机智折服了:「对,我最近蓄势待发,就是要搞一票大的。」

说着从兜里掏出手机晃了晃:「那天我套了宋岚的话,都录下来了,等后天婚礼的时候我就公放出来,还有照片……必须好好让他俩丢丢脸!」

闻彦愣了愣,似乎想起了什么,扫了眼她的手机,声音都沉了:「你怎么还放不下,就那么在乎吗?」

「怎么不在乎,我的脸被人家踩在脚底下了好吗?」

「那又怎么样呢!你报复了他们又能得到什么?」

段林希看着闻彦眉间的不耐,忽而就有些气恼和委屈。他从一开始就阻止她,是因为怕宋岚难堪吗?

「怎么,旧情难忘吗?舍不得啊,可惜人家要嫁给别人了,看都不会再看你一眼!」

段林希嘴快,说完就后悔了。如果闻彦真的喜欢她,那这话无异于往他心上捅刀子。

果然,闻彦的脸色立时铁青,甚至不想解释,直接走人了。

直到游湛和宋岚婚礼那天,闻彦也来了,段林希才知道他已经不生气了。

毕竟闻彦也没收到请帖,他为什么会来,又是为了谁而来,已经很明显了。

「一会把录音和照片给我,我溜进后台去放,省的你被人逮住了挨揍。」

闻彦话说得恶狠狠,心意却让段林希感动。他明明看不上这种恶劣又幼稚的报复,却还是愿意为她出面去做。

段林希觉得,自己好像也没有那么想做了。她的脸面重要,闻彦的更重要,不能随意糟蹋。

「算了,双方老人都在场,万一看到了那么劲爆的画面再激出了心脏病来,我可负不了责任!」

她撇撇嘴:「不过,还是要让游湛知道真相,让他知道他错过了多么好的女人,后悔去吧!」

段林希去了新郎化妆室,游湛正在候场,看见她来有些意外,也明显警惕了起来。

「别怕,就是让你听听这个。」

她把宋岚说的关于闻彦和她的后半段语音删掉了,只保留了宋岚说利用游湛的部分给他听了。

「这下你明白了吧,你可要想清楚。虽然咱俩已经无法回头,但是你也别被人骗了!」

游湛却好似并不意外,只是笑着摇头:「宋岚我很明白,我只是不明白你。」

「段林希,你不知道吧。那天在宾馆抓到我和宋岚时,你眼中只有怒却没有痛……你根本就不爱我。」

「你接受了我,以为回报我同样的关心就是喜欢我了?呵,别再自欺欺人了,在你心里,工作、成就甚至面子都比我更重要!」

「就像现在,你也只是不甘心,想让我俩都不好过而已!这点我早就明白了,所以我没想过回头。至于背叛你,如果真能让你痛一痛的话,也算不枉费我爱过你一场。」

段林希呆呆地看着游湛,第一次知道他原来如此伶牙俐齿,每一句话都让她无法反驳。

身后一声轻响,宋岚推门进来了,却没有关。

「后半段录音呢,你为什么删掉?是还想装作不知道闻彦的心意吗?」

宋岚嗤笑,突然扬声道:「不好过的可不只我和游湛吧,你说是吗闻彦?自己深藏多年的心意被别人弃如敝屣,连一个回应都不屑给你,感觉怎么样?」

段林希大惊,猛地回头,对上了门外闻彦失神的眼眸。

那人安静的站着,明明没什么表情,周身的悲伤却浓烈至极。又似乎只是一个局外人,默默地看着他们三人的爱恨纠葛,却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。

段林希心尖骤然抽痛,胸口空洞的发凉,下意识就往他身边走。

「闻彦你听我说,不是这样的……」

闻彦抬手制止她,然后对着宋岚淡淡地说:「不管是我的心意还是她的回应,都是我和她之间的事,你不必费心。既然有了孩子,以后就好好过日子,祝你们幸福。」

他说完就拉着段林希一起离开,转过拐角就放开了手。

段林希觉得自己被他握过的手腕像火一样烫,心里更烫,头脑又发热了:「你……真喜欢我啊?」

闻彦趴在二楼栏杆上看着下面衣香鬓影,面无表情地点点头:「嗯。」

果然,比想象中还冷淡,还少了二十四个字。

「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」

「因为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,说了也白说,你不会答应的。」

段林希有些怔忡,想起了两年前的一场聚餐。大家玩真心话大冒险,轮到她选真心话时,是闻彦提的问题——问她喜欢什么样的男人。

她还曾有过一瞬间的恍惚,闻彦实在不像是会八卦感情问题的人,但看他面色严肃,又不是不能答的问题,便如实说了。

「我喜欢温柔体贴的,不管对错什么都顺着我,由我当家作主,把我当做女王一样的男人。」

当时游湛正追她,她也很享受大女人独自对抗世界的成就感,此时想来,哪有女人愿意冲锋陷阵的,无非是没有找到真正可以依靠的肩膀。

做女王固然风光无限,可她还是更想做公主。被人呵护疼爱,保持天真,不需要太多操劳。

这样看来闻彦就很好,有能力有担当,能包容却不失原则,够理智又能沟通。

段林希好笑,真是此一时彼一时,上了年纪连对头都越看越顺眼了。

「就因为这个?那你也太容易放弃了吧!」

「其实我还试探过你一次……」

就在那次聚餐后不久,是段林希的生日,她邀请了关系好的同事一起庆祝。闻彦并不在列,只好提前打听出庆祝场所制造了一场「偶遇」。

段林希抹不开面子,便请他一起。席间众人纷纷送礼物,闻彦却不能,就打算过后单独给。

段林希收礼物收得很开心,压根就没发现他没送。闻彦有些失落,忍不住问:「要是有的礼物你不喜欢呢?」

「这里都是了解我的朋友,送什么我都喜欢。如果是你,就算我不喜欢也只能装作喜欢啊,谁让你是我领导呢!」

闻彦愣在当场,藏在兜里的礼物霎时变成了一个烫手山芋,再也送不出去了。还有他的喜欢,就此不敢再提,怕段林希为难,更怕她敷衍……

「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先不说了。我没有信心也并不打算变成你喜欢的样子,因为我希望你喜欢的是我这个人。」

闻彦直起身子看向段林希,目光深沉:「但我从没放弃过,之所以会答应宋岚和她交往,是因为她说可以借她刺激一下你,也可以跟她练习练习……我一直都在向你靠近,哪怕你并不知道。」

他字字掷地有声,砸的段林希心口一沉,轰隆隆地狂跳起来,连呼吸都带着风声。

她曾经用了很久的时间去喜欢上游湛,还以为爱情皆是如此。现在才知道,原来动心只需要一瞬间。

「最后一个问题,你为什么喜欢我?」

闻彦失笑:「喜欢就是喜欢,哪说得清为什么。」

段林希顿在原地,仔细回想了一遍她看过的所有言情小说,最终确定,这句绝对是她听过最美的情话。

6

段林希并没有立刻做出回应。

她不想让闻彦觉得自己是被感动了,或者只是因为刚分手太空虚才急着找下家。

那对闻彦不公平也不尊重。她必须拿出十足慎重的态度来认真考量,再做出选择才是应该。

更重要的一点是,她想看看闻彦会怎么追她。

平时对她吹毛求疵的上司竟然偷偷喜欢了她好久,现在被戳破了会怎样呢?

是会继续高冷傲娇,还是就此下凡大献殷勤……想想都刺激!

只可惜,闻彦不是一般人,他根本就没打算追段林希,一切还跟从前一样,连个好脸也不多给。

闻彦就是这样,足够理智又克制。我的心意你既然已经明了,那选择权就交到了你手上,做的太多只会让对方有负担而已。

段林希为此郁闷了好几天,腹诽闻彦实在太没诚意了,至少送束花也行啊!

万万没想到,闻彦送了她个大的。

宋岚之所以一直在段林希手下忍耐,并不是她以为的被迫或者理亏,而是在等待时机给她一记重锤。

段林希已经够谨慎了,却没防备过游湛,被那两人里应外合窃取了她的项目方案,宋岚直接带着意向客户跳槽到了对手公司。

她气得跳脚又不敢声张,更无余力去追究,跟闻彦一起想了很多办法补救都无济于事。

眼看着高层就要过问了,先不说她马上要来临的升职考核,能不能保住饭碗都是个问题。

段林希烦躁了两天,倒是有了种破罐破摔的勇决:「算了,大不了我就换家公司重头再来。」

闻彦却没她那么乐观,段林希一旦辞职或者被开除,这次的事在同行业内是瞒不住的,她再就业会有很大的阻碍。况且,她已不再年轻了,恐怕再难有一个心无旁骛的五年给她去闯荡拼搏了。

「别老是这么冲动,总会有办法的。」

难怪闻彦不爱说话,那一说话真是金口啊!

没过两天就有一家新晋公司找了段林希合作,上来就是一个大单,双方很快谈妥了方案,火速签了约。

段林希开心极了,连连感激老天帮忙,直到在楼梯间听到对方代表打电话,才知道这一切都是闻彦的安排。

哪有什么天助,不过是闻彦动用了私人关系,把原来已经谈的差不多的项目暗箱操作给了她。

段林希最初知道这事时,是震惊大过感动的。她了解闻彦有多正直多有原则,所以更惊奇他能为自己做到这一步。

而后才是满心的酸楚和温热,还有那些不知从何起,更无处安放的情感。

她看着闻彦,眼眶发酸:「你不用这么做的,一点也不像你。」

闻彦却笑了:「确实不像,但我想这么做。你不用有负担,就当是我的私心吧,我也知道对其他人不公平,所以我已经辞职了。」

段林希大惊,眼泪都吓回去了:「你要……做什么?」

「我想自己单干,迟早的事。如果你有一点了解我就该知道,我不会永远只是这样而已。」

闻彦就是这么牛,分明已经是别人难以企及的程度了,对他而言却只是「这样而已」。

段林希被他一激,那已被岁月磨平了棱角的雄心壮志又冒了出来:「那我跟你一起走。」

闻彦一愣,拍拍她脑门:「又冲动!」

「不是冲动,我舍不得你,现在还很崇拜你,所以我想跟你一起拼搏,我们双剑合璧重新开始。」

最重要的是,骑士肯为公主不顾安危屠恶龙,公主就愿意提剑上阵,与他并肩作战。

以后乘风破浪,直挂云帆济沧海,他们就是一条船上的生死之交了。

闻彦目光温柔,看了她好一会,难得的撩了个骚:「双剑合璧,不如夫妻同心!」

段林希呆了呆,觉得自己被撩傻了。从侧脸一路烧到了耳尖,愣是没想出一句回怼的话。

这人真是的,要是早这么开窍,两人还能拖到现在!

说走就走,闻彦先是联系朋友把那个项目又还给了最初谈好的那位同事,并且真诚道了歉;然后和段林希一起辞了职,还有几位他俩多年的手下,也跟着一起离开了。其中一位曾经的「闻香段肠」cp 粉最为振奋,除了能激情创业,还能近距离嗑糖,简直不能更美好。

闻彦是有备而来,创办公司进行的很顺利,他有人脉又有才干,工作很快步入了正轨。

他却丝毫不敢松懈,从前是一个人,现在是一群人的生计都扛在他一人肩上。

段林希知道他压力大,也不烦他,只是默默地陪伴和支持,从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尽力去照顾他。或许笨拙不熟练,但她什么都愿意学。

要是在从前,她是绝对想不到自己也会有这么温柔一面的。看来人的心态都是会变,只是必须碰到那个对的人。半年后,公司稳步发展,闻彦终于松了口气。加之前两天在路上碰到了游湛陪宋岚去医院做产检,两人拉着手说话,看起来过得还不错,他这才想起了自己的私事。

这段时间来,段林希的心意他已经明白,便更愧疚自己忽略了,委屈她没名没份的跟了自己这么久。

于是订好了餐厅和蛋糕,还布置了鲜花气球,打算邀请段林希共进晚餐,也把关系实实在在确定一下。

闻彦摸了摸裤兜里的戒指,是他老早就买了的。很多事他不是不会做,有些话他也知道应该由他先开口,之所以没说没做,是因为他更喜欢水到渠成。

任何的逼迫或者强求都可能会让段林希不快乐,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事。

去餐厅的路上经过之前那家婚纱店,段林希忽然福至心灵,说要再去看看。

然后趁着闻彦去停车,先跑了进去,当时接待她的那位女店员还在,看到她竟还记得。

段林希指着外头的闻彦问她:「当时他回来跟你说了什么?只有道歉吗?」

女店员摇头笑笑:「那位先生说,您穿那件婚纱很漂亮,让我们先留起来。下午他就过来买走了,说是结婚的时候穿。」

段林希心头一悸,像是骤然被扔进了温热的水里,浑身都是熨贴又酸热的,一点点渐至滚烫。

看着门外正走进来的闻彦,倏忽就红了眼眶:「什么人啊,八字还没一撇的时候就想着结婚了!」

闻彦愣了愣,笑着摸她头:「也没那么笃定。你喜欢我,咱们就结婚。你嫁给别人,我就把婚纱送你做礼物……你穿起来,真的很美。」

段林希鼻子一酸,眼泪簌簌而下,闻彦急忙给她擦泪,擦着擦着,自己也哭了。

两人相对而立,哭得像一对傻子,最后被店员委婉地劝了出去,又坐在门口的台阶上。

段林希看着闻彦的侧脸,忽然在想,她可能被温水煮青蛙了。

什么时候,哪个瞬间,喜欢闻彦什么,如果有人问,她可能都给不出准确答案。

但是那胸腔内蓬勃跳跃的心脏,每一下每一下都在说着她爱闻彦,这点她无比确定。

也终于明白了闻彦说的那句——喜欢就是喜欢,哪说得清为什么。

爱从来不是能准确描述出的条条框框,而只是那个人那种感觉,天知地知自己知。

「来,你再问我一遍之前那个问题,就是问我喜欢什么样的男人那个。」

闻彦不解,但还是照做了:「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呢?」

段林希凑过去,轻轻吻住了闻彦的唇,一字一句地回答:「我喜欢闻彦。」

——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故事好看嘛~

关注猫妹,每天分享好看的故事~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730378147@qq.com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5118zy.com/737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