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完结小说《歧路》《犬马》《春日禁轨》

《歧路》

她单手扶着手机,说:“明天没有意外情况的话,可以。”

  黄哥自己都没想到有这么顺利,毕竟何川舟很少参加他们私下的聚会活动,总是跟拧着发条的机器一样奋战,当下带头鼓掌,兴奋道:“兄弟们!请到何队给团建买单了!”

  徐钰带头欢呼。

  安静下来没多久,桌上的手机又开始震动。周拓行跟陈蔚然的信息前后脚地进来。

  周拓行言简意赅地回了个“好”,陈蔚然则给她发了张照片,画面里是一群人围聚在餐桌旁举杯庆贺,觥筹交错间,写满了现场的喧嚣。

  陈蔚然:我们团队今晚庆功,因为新型号的产品测试结果非常漂亮。【哈哈哈】

  陈蔚然:阿拓不合群,一下班就跑了,说想一个人放松一下,我猜他在你那里。【憨笑】

  小陈司机真可谓是僚机中的王者,无论在与不在,都能给周拓行打辅助。

  时间一到点,邵知新等人立即拿上东西,乐颠颠地往外跑。

  何川舟给周拓行打了电话,才知道他已经过来了,就停在分局不远处的一个停车场里。如果何川舟今晚加班的话,估计他也会就这样干等着。

  何川舟到的时候,他正半靠在车门边刷平板。眼神专注,目光沉静。见到何川舟,平淡地一撩眼皮,收起东西,侧身为她拉开车门。

  他没马上开车,慢条斯理地给自己系上安全带后,自然而然地问:“我前段时间有点忙,不过有两件事情暂时结束了。你想吃什么?我请客。”

  何川舟说:“听陈蔚然说你们公司今天庆功。”

  周拓行点头:“很顺利。”

  何川舟说:“恭喜。”

  周拓行沉默了会儿,搭在方向盘上的手指微微收紧,认真地说:“也不一定就能成功。不是有产品就能赚到钱。这个行业竞争很激烈,资金跟不上就可能会破产。”

  何川舟转头看他。

  陈蔚然如果听到这话,估计能被气得当场吐血。好兄弟的这份祝福,他一个字都不想接受。

  周拓行也侧过脸,无声而专注地与她对视,如果不是喉结微微滚动了下,完全看不出他的真实情绪。

  何川舟眨了下眼睛,视线被黄昏时的光线遮掩得有些模糊。她莫名觉得好笑,所以也确实笑了出来,说:“怎么?想来我家蹭饭吗?”

  当一位成年男性没有任何正当理由,或者干脆连理由都不找,只是纯粹表示自己想要陪同的意愿,创造跟你的见面机会时,他肯定不是单纯拿你当家人。

  这一点,何川舟不需要任何生活经验,单凭黄哥讲过的那些情感八卦故事就可以做出判断。

  只不过,周拓行的这种直白显得极为赤诚,同时又不是那么的肆无忌惮,夹杂了一点他特有的委婉,将自己包装成一个笨拙的可怜模样。形象完美得甚至让何川舟怀疑,里面是不是有一点她没察觉的刻意成分。

  你很难对一个打真诚牌的人产生太大的恶意。

  尤其当这个人叫周拓行的时候。

  周拓行犹豫了下,没有应声,何川舟也没继续说下去,只是转了个天南地北的话题,说:“想吃炒菜。”

  于是周拓行带她去了一家中餐馆。

  天色黑得很快,周拓行不好意思拉着何川舟乱逛,吃完饭直接将她送了回去。

  进小区的路口被两辆横停的车给挡住了,周拓行敲着方向盘,脸色黑了下来,语气幽沉道:“叫拖车。”

  何川舟发现这人还挺小心眼的,笑了下,说:“双闪打着,应该是临时有事。我在这里下车走进去就行了,你回去吧。”

  她拉开车门径直从缝隙里穿过去,回头的时候周拓行的车已经开走了。

  • 主角:何川舟,周拓行
  • 类型:BG,久别重逢 文
  • 结局:He, 已完结

《犬马》

乔以笙先进去花店,跟老板娘买了今天没卖掉的有点蔫的花。

  老板娘干脆送给她,还选了不同的品种帮她包成漂亮的一束。

  乔以笙闷闷的心情得到了些许纾解,迈楼梯的步伐都变得轻快不少。

  刚一抵达她所在的五楼,冷不防传出一把凉凉讥诮的嗓音:“这是和郑洋又和好了,还相处得很愉快?”

  被吓了这么多次,乔以笙的扛吓能力并未提升,心脏都抖了一抖。

  楼道间不太灵敏的声控灯此时才慢吞吞地亮起,完全照出陆闯,冷调的光线将他英挺的轮廓勾勒得偏于冷硬。

  他坐在通向六楼的楼梯上,因为腿长,他往高处坐的,腿隔了两级阶梯平直地伸着,结实得惹人注目。

  嘴里塞着根烟,却没点火,手中弹玩着打火机的金属帽盖,来回地叮叮脆响,整个面容冷漠,眼睛是眯起来瞧她的,周身的气息十分不善。

  乔以笙眉心微拢:“你怎么又在这儿?”

  “检查你的伤。”陆闯的音调一贯地低而稳。

  乔以笙亦一贯地难以抑制耳根的发烫:“谢谢。不过你不用为弄伤我负责。”

  陆闯没动,也没再说话,只是看着她。

  乔以笙不知道他是想怎样,和他对视了会儿,径自摸钥匙开门。

  陆闯起身,跟在了她身后。

  “你干什么?”乔以笙来不及阻拦他。

  陆闯大摇大摆地掠过她,落座沙发里,两条腿交叠着搁在茶几上:“需要我重复一遍刚才的话?”

  乔以笙:“那你也需要我重复一遍我刚才的话吗?”

  “我想怎样就怎样。”陆闯淡漠的目光在她脸上逡巡,莫名给人一种巡查自己领地的既视感。

  “……”乔以笙简直要气笑了。

  一个两个的,全当她好欺负。

  解决了一个郑洋,又惹上这位爷。

  照前几次的经验,乔以笙深知她再说什么也是徒劳,根本赶不走他,索性不浪费功夫了,还是采取当他不存在的策略,随他想怎样就怎样。

  但完全无视又是不可能的,譬如因为他,乔以笙改变了以往回家先换家居服的习惯,径直进去厨房,决定先做饭。

  • 主角:乔以笙,陆闯【向阳花女主X疯批】
  • 类型:BG,甜 文
  • 结局:He, 已完结

《春日禁轨》

陈听晏。”苏从意又叫一声,用手拖着他的下巴,把人从自己颈窝挪开,“你把头抬起来,看着我。”

  男人被她捏着下巴,很乖地没有反抗,垂下眼帘一眨不眨地瞧着她。

  额发在她颈间蹭得凌乱,虹膜被水洗得清亮,眼尾湿漉漉地泛着红。

  瞧着莫名很好欺负。

  苏从意心里生出一种久违感。

  重逢以来,陈听晏一直是高高在上运筹帷幄的样子,披着层懒散温和的玻璃壳,调戏她也得心应手。

  可这样的陈听晏让她很陌生。

  她认识的是那个住在阁楼里,背着苏父苏母,被她按在椅背上偷偷亲密,心情低落时就来找她拥抱的陈小花。

  只有后者,才能让苏从意真正感受到,陈听晏在某些时候是需要她的。

  赶走杂乱的思绪,苏从意收回捏着他下巴的手,道:“噩梦都是相反的,你看我这不是活得好好的吗。我可是要苟到一百零一岁的玛丽苏。”

  她说着就笑起来。

  灯光在她偏橘红调的栗棕色长发上流淌,充溢着鲜活灿烂的生命力。

  恶劣情绪被安抚,陈听晏整个人冷静下来。她只需要站在他跟前,什么也不做,他坍塌的世界就开始重构复原,天际的月亮正常升起。

  估摸着这人心情恢复得差不多,苏从意把他赶出洗手间,关上门。

  她是被水循环憋醒的。

  洗完手出来,她发现陈听晏还站在门外等她,姿势没有变动一下。

  苏从意慢腾腾地瘸着腿躺回病床,陈听晏搬来一把椅子坐在她床边。

  他变得沉默而黏人。

  苏从意问:“你不睡觉吗?”

  陈听晏摇头。

  苏从意:“那我睡了。”

  陈听晏点头。

  苏从意闭上眼,卷着被子翻身,背朝着他面向另一边。

  陈听晏见状,有一点失落。

  谁知没一会儿,苏从意又卷着被子翻回来,睁开眼睛看着他。

  陈听晏微愣:“……怎么?”他视线上下检查,“哪里不舒服吗?”

  苏从意没说话,朝他伸出完好的左手。由于睡姿限制,够不着。

  她囧了下,想收回来。

  床边的人却突然倾身过来,颈项低折而下,主动把头凑近她掌心。

  “……”苏从意耳廓发热,镇定地揉揉他头发。

  • 主角:苏从意;陈听晏【浪里小白龙漫画家 x 心机钓系商业新贵】
  • 类型:BG,救赎 文
  • 结局:He, 已完结
新完结小说《歧路》《犬马》《春日禁轨》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730378147@qq.com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5118zy.com/675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