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岭林康男,温岭林海挺

傅征偏头,目光炯炯,笑得有些邪气,“你说呢?”

狭小的空间,挡板隔音效果很好,听不到外面一点声音,车内林宁急促的呼吸声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林宁一个劲的往后缩,吓得后背紧贴在车窗上,身体无意识的想远离他,原本艳丽清秀的小脸瞬间变得苍白,眼神充满恐惧,说话带着颤抖,但还是强装镇定,“傅先生,我不明白您的意思。”

傅征垂着眼眸,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,寂静的空间蓦地响起“啪”的一声,像是在暗示着什么,打火机盖被打开,随后又被关上,开开关关。

林宁本来就被他的话吓得后背发冷,这会他又不说话,车内没开灯,昏暗的环境,她看不清他的表情,只是直觉感觉他心情并不是那么好,因为他周身的气压很低,像是在压抑自己。

手心被捏得出汗,她想伸手从包里拿手机给路辰打电话,傅征轻轻扫了她一眼,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,林宁准备拿手机的手一顿,随后缓缓放了下来。

此刻她倒有些沉静下来,没有之前那么慌乱,如果他现在真想对她做什么,这个时候她找谁都来不及,远水救不了近火,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放她下车。

“傅先生……”

傅征挥手打断她的话,“林小姐,你是聪明人,应该看得出来我对你有兴趣。”

“傅先生知道我有男朋友的。”

林宁僵硬地扯了扯嘴角,她笑不出来,心里又惊又慌却也不敢直接跟他撕破脸,他是路辰的老板,路辰事业正在稳步上升,她如果做什么出格举动也会影响到他,而且他现在并没有对她做什么。

只能再次表明自己已经有男朋友,是提醒,也是希望他能念在路辰的份上放过她,毕竟路辰才刚刚帮他们公司争取下一个大项目,就目前而言,对他们公司总归还是有点份量的。

傅征噗嗤笑了一声,随后点了根烟,“林小姐,这年头结了婚都能离婚,何况是男朋友。”

“傅先生,我很喜欢路辰,也想跟他好好过。”

傅征忽然凑近,一股烟味并入鼻腔,林宁猝不及防吸了一口,蓦地呛了起来,皱眉偏头躲开。

“既然闻不了烟味,刚刚在宴会厅为什么不说?”

傅征看她呛得眼睛都红了,也没再抽,伸手把烟头在烟灰缸掐灭,又给她递了张纸巾。

林宁没接,依旧偏着头没看他,小脸看着有些倔强,傅征拧眉,刚刚不悦的情绪又涌上心头,伸手把她的脸掰过来面对着他,动作有些粗鲁,林宁不经吃痛喊了出声。

傅征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,一只手捏着纸巾,轻轻替她擦拭因为烟味被强行呛出的眼泪,动作异常轻柔,一点都不像刚刚用力捏着她下巴的人。

“你为什么这么倔,乖一点不好吗?”

擦完眼泪,他的手掌贴在她的脸颊上,微微摩挲,林宁脸上一阵痒意,想躲却被他捏着下巴躲不开,只能双手去掰他的手,像只愤怒的小兽,“松开。”

傅征看她这样挣扎觉得还挺有意思的,把她的手也紧紧攥在手中,不由逗她,“不松,宁宁,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皮肤很好,光滑的像颗鸡蛋一样,吹弹可破……”

林宁被气得说不出话,胸口剧烈起伏,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狠狠地盯着他,“有病!”

傅征把玩着她的小手,软软的,小小的,跟没有骨头似的,心情不由得好了起来,说话也带着商量的语气,“跟着我不好吗?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你,你想要房子我可以送你,你也不用再那么辛苦的去工作赚钱。”

林宁的手被他捏来捏去,不痛但是她不舒服,看他语气缓和了些,有商量的余地,也只能忽略手的感受,好言好语道:“傅先生,您很优秀,但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喜欢的生活方式,我喜欢靠自己的努力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。”

“而且,喜欢是不能用物质多少来衡量的,我跟路辰在一起不是图他什么,我就是单纯地喜欢他。”

话落,傅征没说话,车内瞬间安静下来,傅征的沉默让林宁感到不安,像是暴风雨要来临的前兆,她想了想刚刚说的话,似乎没有哪一句有冒犯到他吧?

半响,才听到傅征幽幽开口,语气不咸不淡,“是吗?”

“就这么喜欢他?”

林宁回答得干脆又肯定,“是。”

她从大学就认识路辰,他又是她的初恋,很多第一次的体验都是路辰给她的,小女孩的懵懂心思也是因为他,对他是真的喜欢,也是真的想跟他一起往下走。

傅征轻哼了一声,脸色微变,好一个情真意切,“可我就看上你了,怎么办?”

林宁无奈,这人好说歹说都不行,“傅先生,以您的条件身边肯定不缺女人,要什么样的没有,您何必为难我。”

“你也说我条件这么好,你为什么就不考虑考虑我?”

“感情不是用这种来衡量的,您以后遇到喜欢的人就会知道的。”

“可我现在只对你有兴趣。”

林宁还没来得及说话,包里的手机响了,她猜应该是路辰打的电话。

偷偷看了傅征一眼,他表情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林宁有些犹豫接还是不接,不接路辰该担心了,最后还是接了,声音轻柔,“怎么了?”

“到家了吗?”

“快了。”

“晚上回家记得关好门窗,早点睡。”

两人匆匆聊了一会就挂了,傅征突然开口,“怎么不把我们的事告诉男朋友?”

林宁把手机放进包里,路辰的出现让她稍微心安,傅征对她纯碎就是好奇心和新鲜感,过几天可能就又对别人有了,所以她只要安稳度过今天之后冷处理让他新鲜感消失。

这时车缓缓停下,林宁眼神不经意看向车窗外,已经到她家小区楼下了,看到熟悉的环境,心里也有了底气。

“傅先生,您今晚上喝醉了,我就当您没说过这话,我到家了,谢谢您送我回来。”

傅征不动,眼眸深邃,“宁宁,我醉没醉我还能不知道?”

车门被锁着,林宁打不开,家就在眼前,她真的不想跟他再有什么牵扯,语气不由多了丝恳求,“傅先生,今天谢谢您,让我下车吧。”

傅征轻笑,缓缓朝她靠近,盯着她的耳垂,语气低沉,“宁宁,你告诉我,我醉没醉,嗯?”

林宁红着脸不回答,她真的快要忍到极限,眼泪在眼眶里不停打转,她不知道怎么惹到他,让他盯上了她。

“不回答吗?”

“答对了就放你走,要是答错了就……”

林宁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出来,抓着他的手,哭道:“没醉,你没醉。”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730378147@qq.com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5118zy.com/1992.html